《健康建筑评价标准》编制 使用者需求导向成标准编制亮点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2日 点击数: 字号:

《健康建筑评价标准》编制进入关键期

使用者需求导向成标准编制亮点

 

中房报记者 李静华 北京报道

在美国WELL健康建筑认证在国内迅速走红之际,中国自己的《健康建筑评价标准》编制也进入了关键阶段。

 

 

“我们正在编制的这个标准,评价指标从设计建造层面转向使用者的健康体验层面,以消费者的健康需求为导向。”3月28日 ,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国家住宅与居住环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仲继寿在《健康建筑评价标准》编制工作研讨会上说。

为何要推进健康建筑?什么样的建筑是健康的?如何把健康建筑的理念贯彻到工程实践中去?

2015年,国家卫计委向公众发布了一份显示中国人当下身体状况的调查报告——《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报告提示,80%以上的癌症都是由于外在的环境因素和生活方式引起的。在造成不健康或疾病的诸多因素中,建筑环境成为重要的影响因素。研究表明,建筑周边环境不良、通用设计不当、室内装修污染等都会引发健康损害甚至各类疾病。因此,减少、降低和消除建筑环境中的健康影响因素或潜在风险就迫在眉睫。

早在2013年12月,国家住宅与居住环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就已向住宅科技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申请立项了《健康建筑评价标准》。3月28日的这次会议,就是为了更广泛地征求专家学者、开发建设单位和大众对标准编制的意见和建议。

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高星强调,我们现在讲的健康建筑,是基于在绿色和生态基础上,没有绿色、没有生态,健康是不可能的。

仲继寿介绍,该标准以建筑环境对使用者的健康影响和使用者对建筑环境的主动干预作为评价重点,将空间舒适、空气清洁、水质安全、环境安静、光照良好和健康促进作为标准的一级指标,在这6个一级指标下再细分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全部细分指标大概有100项左右。标准通过定量评价和定性评价相结合,客观衡量建筑的健康性能和健康指数,从而达到预防和控制健康风险的目的。

“我们在设定这些指标时,基本都是从使用者的痛点出发,这样会极大地鼓励公众的参与。因为现在去推进这项工作,如果没有一种可操作的行为去支撑,这件事就做不了。”仲继寿说。

所以这次编制标准时,他们把一级指标多数设定在基于老百姓体验方面。比如评价标准的一级指标,过去会采用声环境、空气质量等很专业的术语,可这些专业术语都是针对设计、建造等专业人员,老百姓不太理解声环境都包括什么。

“因此,我们把声环境换成环境安静,把空气质量换成空气清洁等称谓。当然准确不准确还待定,也可能回到专业术语上来。但是我们试图走一步,看能不能走得开。其实消费者的理解和接受,比标准中是否采用专业术语更重要,采取行动比理念更重要。”仲继寿认为。

而仲继寿的这番表述,其实就是回到了编制这个标准的出发点:引导建筑的相关利益方,包括建筑的拥有者、使用者、建造者、部品供应者以及运营方等,当然也包括政府,正确理解健康的理念,并切实采取健康的行动。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燕翔教授非常认同仲继寿的观点。“我是做研究和教学的,原来也很注重专业的表达。我教的课名就叫建筑声环境,但是对于设计院和老百姓来讲,认为我就是搞噪音的,他们理念上就是希望安静一些。现在我的思想也逐渐转变过来了,从普通用户的角度看问题,比如空气不叫空气质量,叫空气清洁,对用户来讲,实际上只有一个很简单的愿望——即清洁。”

旭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事业部总建筑师刘晓征也认为,从客户敏感点的角度切入,是很好的角度。“作为开发商,目前要把握住推进健康建筑的契机。首先‘十三五’健康中国是整个政府的导向;其次像旭辉这样的企业,为什么开始对健康这个主题感兴趣,因为我们的客户、我们的使用者开始关注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