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钢企业绩惨淡:5家净亏损超20亿 最多亏60亿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12日 点击数: 字号:

上市钢企业绩惨淡:宝钢净利创18年新低 重庆钢铁巨亏60亿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谢玮 | 北京报道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上市公司年报密集披露期,2015年钢铁上市公司业绩下滑亏损已成为“主流”。

    截至3月31日,共有15家上市钢企公布2015年业绩或快报。数据显示,在持续的行业产能过剩背景下,钢企的经营业绩惨淡,大部分上市钢企艰难地徘徊于亏损和大幅亏损之间。

    从创造的净利润额度看,2015年“钢铁一哥”宝钢股份以盈利10.13亿元暂列第一。然而,这一数字同比大幅下降82.51%,创18年来新低。在亏损的企业中,重庆钢铁因对存货进行全面清理,计提减值,以亏损59.87亿元暂时成为亏损王。

    有5家钢企净亏损超过20亿元

    ——宝钢净利创18年新低 重庆钢铁巨亏60亿

    3月31日,宝钢股份(600010.SH)发布2015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净利润10.13亿元,创18年以来的新低,同比上一年度也大幅下降82.51%。除宝钢股份之外,宝钢旗下另外两家上市钢企——韶钢松山和八一钢铁仍处于连续两年巨亏中。

    八一钢铁(600581.SH)在3月28日发布的年报显示,2015年亏损25亿元,较上年亏损继续扩大25%,在上交所的股票代号已变更为*ST八钢。韶钢松山(000717.SZ)亦预亏21亿元。

    宝钢股份年报显示,公司2015年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实际获得的报酬合计1772.07万元,同比下降15.8%。

    事实上,早在2015年半年报中,宝钢股份就将所处行业定义为“冬常态”:国内钢铁需求已达到近20年的峰值,而下游用钢行业的需求增速减慢。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在为数不多的盈利钢企中,宝钢股份以盈利10.13亿元暂列第一,大冶特钢和永兴特钢分别以盈利2.7亿元和2.22亿元进入前三。

    在3月30日晚间,鞍钢股份(000898.SZ)发布年报称,2015年全年实现净利润-45.9亿元,同比下滑594.94%,时隔三年重回亏损区间。

    鞍钢股份在年报中分析称,中国经济增速回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使国内外钢铁行业进入了挑战最为严峻、竞争最为惨烈、生存最为艰难的“冰河期”。

    年报数据显示,有5家上市钢企净利润亏损都超过20亿元,它们分别是:重庆钢铁(601005.SH)、马钢股份(600808.SH)、鞍钢股份、华菱钢铁(000932.SZ)、*ST八钢(600581.SH),这5家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59.87亿元、-48.04亿元、-45.93亿元、-29.59亿元、-25.08亿元。其中,重庆钢铁以亏损近60亿元成亏钱大户,马钢股份和鞍钢股份分别以亏损48.04亿元和45.93亿元紧随其后。

    对于2015年的巨额亏损,重庆钢铁表示,2015年由于钢材市场低迷,钢材售价持续下跌,主要原材料市场价格大幅下滑,同时公司部分存货质量较差不能正常使用,公司对存货进行减值测试,2015年度应计提存货跌价准备43.45亿,从而导致大幅增亏。

    据中钢协统计,2015年101家大中型钢企实现利润-645.3亿元,同比上年减利871.2亿元,全年亏损率50.5%,亏损企业同比增加34户,亏损额817.2亿元,同比增亏615.2亿元。

    宝钢在年报中表示,2015年,虽然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但钢价下跌对销售收入的影响远超同期原料价格下跌对成本的影响,钢铁企业亏损严重。

    而除了钢价持续低迷之外,汇兑损失亦令钢企业绩“雪上加霜”。央行去年8月11日宣布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之后,人民币贬值。2015年,宝钢股份由于人民币贬值造成汇兑损失16.9亿元,华菱钢铁汇兑损失同比增加6.19亿元,鞍钢股份汇兑损失达1.79亿元。

    行业进入最艰难时期

    ——面临裁员压力、债务违约重压

    上市公司业绩的大幅下滑,昭示着钢铁全行业面临的挑战。在全行业去产能的压力下,中国钢铁企业面临着债务违约和裁员的双重压力。

    3月10日,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公布了武钢4万~5万人的大裁员计划,规模之大,令人震撼。同时,10多万鞍钢职工也面临下岗分流的命运。

    马国强表示:“在去产能这个大背景下,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就是这8万人不可能都炼铁、炼钢,那么只能有3万人炼铁、炼钢,可能有4万人、5万人要找别的出路,这就是武钢现在在做的事情。”

    公开报道显示,攀钢集团成都钢钒有限公司(下称“攀成钢”)将对全厂1.6万名职工进行分流。攀成钢于3月16日召开了干部大会,就《转型升级职工分流安置方案(草案)》形成过程、主要内容及相关细节作了解读,并对具体工作进行部署。

    在业绩发布会上,宝钢董秘朱可炳表示,宝钢股份不会简单采取大规模裁员的方式,在优化人力资源结构时,对于分流员工将妥善安置转型或者其他再就业的路径。

    此前,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指出,按照钢铁企业有关劳效方面的统计,考虑退出钢铁产能的劳动生产效率相对较低的因素,如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则约有总计40万~50万职工需要安置。这或对就业形势特别是退出产能所在地的社会稳定形成较大冲击。

    3月28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北特钢)和国家开发银行同时在中国货币网公告,东北特钢2015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下称“15东特钢CP001”)应于3月27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3月28日)兑付本息。截至兑付日日终,东北特钢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致使“15东特钢CP001”构成实质性违约。

    “15东特钢CP001”发行总额为8亿元,债券利率为6.5%,发行期限1年,到期应付本息金额为8.52亿元。

    中债资信钢铁行业研究团针在一份评论中指出,“钢铁行业目前处于低谷期,钢铁企业经营及财务状况较差,对于债务负担较重的企业需要关注,加强现金流和短期偿债能力的分析。目前对于像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银行信贷整体呈现收紧趋势,行业内高杠杆企业的外部融资压力逐渐加大,我们提示投资人加强对于该类企业到期债务的排查”。